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笔迹学博客

彼得,您身边的学习顾问!www.peter028.com

 
 
 

日志

 
 

中国古代笔迹心理学思想综论  

2013-09-26 15:45:30|  分类: 笔迹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文】

内容提要:本文第一次对我国古代丰富的汉字笔迹心理学思想给以初步的综合和论证。主要论述了古人在“字如其人”命题基础上提出的个性、情绪、品德等对书法笔迹的影响,以及古人在“人如其字”的逆命题基础上通过书法笔迹测查人的个性、情绪、品德、天资和身心健康状况等方面的心理学思想。为我国现代汉字笔迹心理学的建立提供史鉴。

***

笔迹学,笔迹心理学或笔迹个性学,作为应用心理学的分支学科,在西方已有百余年的历史。在我国,虽然至今还没有这方面的独立学科出现,但是对汉字笔迹与书写者心理的相关性的认识与研究却是源远流长,可以上溯到汉代,迄今已有两千年之久。

一

我国古代的笔迹心理学思想是在“字如其人”这一命题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对这一命题的阐发,也是古代笔迹心理学思想的主线。汉代扬雄首先提出了“书,心画也”之说,(《法言·问神篇》)其意是说,字迹即是心灵的轨迹。此后,许多书法家和书论家都继承了这一思想。唐代的柳公权说:“心正则笔正”。张怀guàn@①说:“文则数言乃成其意,书则一字已见其心,可谓简易之道。”〔1〕元代的郝经提出了“书法即心法”说,他在《移诸生论书法书》中写道:“盖皆以人品为本,其书法即其心法也。故柳公权谓‘心正则笔正’,虽一时讽谏,亦书法之本也。苟其人品凡下,颇僻侧媚,纵其书工,其中心蕴蓄者亦不能掩。有诸内者,必形诸外也。”〔2〕明代的项穆进一步提出了“心相说”和“人正则书正”说,他在《书法雅言》中说:“字者孳也,书者心也。”“故心之所发,蕴之为道德,显之为经纶,树之为勋猷,立之为节操,宣之为文章,运之为字迹。”〔3〕“人心不同,诚如其面,由中发外,书亦云然。所以染翰之士,虽同法家,挥毫之际,各成体质。”“盖闻德性根心,zuì@②盎气色,得心应手,书亦云然……书之心,主张布算,想象化裁,意在笔端,未形之相也。书之相,旋折进退,威仪神彩,笔随意发,既形之心也。……所谓有诸中,必形诸外,观其相,可识其心。”〔3〕清代的刘熙载对这一思想又作了更深入的概括,他在《艺概》中说:“写字者,写志也。”“书,如也。如其学,如其才,如其志,总之曰如其人而已。”“扬子以书为心画,故书也者,心学也。心不若人而欲书之过人,其勤而无所也宜矣。”〔4〕清代的周星莲又根据“写”字的训诂,阐发了“写字”即“写心”的思想,他在《临池管见》中说:“写有二义:《说文》:‘写,置物也’。《韵书》:‘写,输也。’置者,置物之形;输者,输我之心。两义并不相悖,所以字为心画。若仅能置物之形,而不能输我之心,则画字、写字之义两失之矣。无怪书道不成也。”〔5〕上述诸家观点,分别把“字”视作“心画”、“心法”、“心相”、“心学”等,其核心思想就是:字与心是统一的,笔迹即心迹,笔迹是心理的表征。

二

在“字如其人”的思想基础上,古人就人的个性、情绪、天资、品德等心理因素与笔迹的关系分别进行了具体阐述。

(一)个性与笔迹。古人认为,人的个性心理影响其笔迹的风格,这主要表现在字体的舒敛、大小,用墨的枯涩、深浅,运笔的迟速、轻重,点画的曲直、粗细等变量上面。也就是说,有什么样的个性类型就有与之相对应的笔迹风格。在这方面,有代表性的观点有唐代的孙过庭,明代的项穆和清代的刘熙载等人提出来的观点。孙过庭将人的个性分为九种,并且每一种个性都在笔迹中明显地表征出来。他在《书谱》中说:“虽学宗一家,而变成多体,莫不随其性欲,便以为姿。质直者则@③tǐng@④不遒,刚@⑤者又掘强无润,矜敛者弊于拘束,脱易者失于规矩,温柔者伤于软缓,躁勇者过于剽迫,狐疑者溺于滞涩,迟重者终于蹇钝,轻琐者染于俗吏。”〔6〕与孙氏相类似,项穆将人的个性分为十六种,而每种个性都有相应的笔迹特征。他在《书法雅言》中说:“夫人之性情,刚柔殊禀;手之运用,乖合互形。谨守者,拘敛杂怀;纵逸者,度越典则;速劲者,惊急无蕴;迟重者,怯郁不飞;简峻者,挺掘鲜遒;严密者,紧实寡逸;温润者,妍媚少节;标险者,雕绘太苛;雄伟者,固愧容夷;婉畅者,又渐端厚;庄质者,盖嫌鲁朴;流丽者,复过浮华;驶动者,似欠精深;纤茂者,尚多散缓;爽健者,涉滋剽勇;稳熟者,缺彼新奇。此皆因夫性之所偏,而成其资之所近也。”〔7〕与此二人有所不同的是清代的刘熙载,他将人之个性分为四种,即贤哲型、骏雄型、畸士型、才子型。他在《艺概》中说:“贤哲之书温醇,骏雄之书沉毅,畸士之书历落,才子之书秀颖。”〔8〕古人这种个性类型决定笔迹特征的思想从他们对前人墨迹的评价中亦可看出。宋代朱长文在《续书断》中评价颜真卿和虞世南及其墨迹时说:“呜呼,鲁公可谓忠烈之臣也,而不居庙堂宰天下,唐之中叶卒多故而不克兴,惜哉!其发于笔翰,则刚毅雄特,体严法备,如忠臣义士,正色立朝,临大节而不可夺也。扬子以书为心画,于鲁公信矣。”“世南貌儒谨,外若不胜衣,而学术渊博,论议持正,无少阿徇,其中抗烈,不可夺也。故其为书,气秀色润,意和笔调,然而合含刚特,谨守法度,柔而莫渎,如其为人。”〔9〕类似的评价,还有很多,这里不再赘举。

(二)情绪与笔迹。古人关于情绪与笔迹的思想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笔迹可以表现人的情绪,二是不同的情绪状态下,其笔迹的特征也各不相同。最早阐述情绪与笔迹关系的是唐代的韩愈,韩愈在《送高闲上人序》中说:“往时张旭善草书,不治他技。喜怒窘穷、忧悲、愉佚、怨恨、思慕、酣醉、无聊、不平、有动于心,必于草书焉发之。”〔10〕这就是说,张旭是通过草书笔迹的变化来表现自己的各种情绪的。古人还将人的情绪分为“喜怒哀乐”四种,并且认为这四种情绪及其不同的体验程度均可在笔迹中得到表征。元代陈绎曾在《翰林要诀》中设一“情”为题,其中谈到:“喜怒哀乐,各有分数。喜则气和而字舒,怒则气粗而字险,哀则气郁而字敛,乐则气平而字丽。情有重轻,则字之敛舒险丽亦有浅深,变化无穷。”〔11〕这里的“气”是指人体的“内气”,喜怒哀乐影响“内气”的变化,而“内气”的变化又影响人的手臂的伸缩转折等,从而导致笔迹的敛舒险丽的多样性。所谓“舒”,即指字的结体舒展大方、重心平稳,点划流畅自如;所谓“险”,即指字的结体欹侧险绝,点划纵横挥斫、锋芒毕露,多有“飞白”,有“兔起鹘落”、“风驰电掣”之势;所谓“敛”,是指字的结体拘促,中宫紧收,点划艰涩颤动,欲往不能;所谓“丽”是指字的结体匀称、和谐,点划清晰雅致,如精雕细刻一般。由此可见,古人对情绪与笔迹的相关性的认识已相当深刻。

(三)品德与笔迹。关于品德与笔迹的关系,古代有“书品人品论”,如唐太宗、柳公权、张怀guàn@①、郝经、项穆、朱和羹、刘熙载等人都持此说。清代的朱和羹在《临池心解》中写道:“书学不过一技耳,然立品是第一关头。品高者,一点一画,自有清刚雅正之气;品下者,虽激昂顿挫,俨然可观,而纵横刚暴,未免流露楮外。”〔12〕这一思想在古人对书家墨迹的评价中也体现出来。元代的郝经在《临川集》中写道:“斯(指李斯)刻薄寡恩之人,故其书如屈铁琢玉,瘦劲无情,其法精尽,后世不可及。……繇(指钟繇)沉鸷威重人也,故其书劲利方重,如画剑累鼎,斩绝深险……羲之正直有识鉴,风度高远,观其遗殷浩及道子诸人书,不附桓温,自放于山水间,与物无竞,江左高人胜士鲜能及之,故其书法韵胜遒婉,出奇入神、不失其正,高风绝迹,貌不可及,为古今第一。其后,颜鲁公以忠义大节,极古今之正,援篆入楷;苏东坡以雄文大笔,极古今之变,以楷用隶,于是书法备极无余蕴矣。盖皆以人品为本,其书法即其心法也。”〔13〕明代的项穆在《书法雅言》中也有类似的评价:“心为人之帅,心正则人正。笔为书之充,笔正则事正矣。……至于褚遂良之遒劲,颜真卿之端厚、柳公权之庄严,虽于书法少容夷俊逸之妙,要皆忠义直亮之人也。若夫赵孟⑥fǔ之书,温润闲雅,似接右军正脉之传,妍媚纤柔,殊乏大节不夺之气。所以天水之裔,甘心仇敌之禄也。故欲正其书者,先正其笔,欲正其笔者,先正其心。”〔14〕古人这种人品决定书品的思想,实际上就是“字如其人”说在品德方面的发挥。

除上述三个主要方面外,古人认为,书写者的天资、学力、体质等也均可在笔迹中得到表征。

三

我国古代书评家在“字如其人”的基础上,还建立了“人如其字”的逆命题,即所谓“观其字而识其心”,通过对笔迹特征的分析而测查书写者的心理特点,包括个性、情绪、品德、天资、学力以及身心健康水平等。古人分析笔迹所依据的指标有很多,其复杂程度可与西方现代笔迹心理学相匹敌。唐代的窦蒙在《述书赋、语例字格》一文中就列举了九十项评定指标,其中包括:不论、枯槁、忘情、天然、质朴、@⑦斫、体裁、意志、专成、有意、正、行、草、章、神、圣、文、武、能、妙、精、古、逸、高、伟、老、喇、嫩、薄、强、稳、快、沉、紧、慢、浮、密、浅、丰、茂、实、轻、瘠、疏、拙、重、纤、贞、艳、峻、润、险、怯、畏、妍、媚、讹、细、熟、雄、雌、飞、爽、动、成、礼、法、典、则、偏、乾、滑、驶、闲、拔、放、郁、秀、束、⑧nóng、峭、散、质、鲁、肥、瘦、壮、宽、丽、宏。〔15〕后世对这些指标虽有增删,但大多却被书评家们奉为典则。古人依据此类指标分析笔迹,进而测查人的心理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通过笔迹测查书写者的个性特征。古人以笔迹测查人的个性有两种方法,一是直接从笔迹中观照书写者的个性。明代的宋濂在《跋鲜于枢书杜诗》中写道:“颇闻先师柳内翰云:公毅然美丈夫,面带河朔伟气,每酒酣骜放,挥毫结字,奇态横生,势有不可遏者。今观此帖,其言盖可证也。”〔16〕他在《跋葛庆龙九日诗》一则跋语中又记下了类似的认识和体验:“庆龙初为浮屠,中更衣道士服,晚又入儒,人莫测其意,出语颇涉玄怪,恍惚不可辩,君子谓其为诗之仙鬼云。今观此卷,所作虽杂于幽涩,而奇气横发,直欲骑日月,荡太清,视争工于组织纫缀间者,不翅猿鹤之于虫沙,有如庆龙。何可少也,何可少也。”〔17〕宋濂是从鲜于枢和葛庆龙的笔迹中观照他们各自的个性的。早此之前,宋代的朱长文在鉴赏颜真卿各个时期的笔迹时,也有类似的认识。他在《读书断》中写道:“观《中兴颂》,则闳伟发扬,壮其功德之盛;观《家庙碑》,则庄重笃实,见夫承家之谨;观《仙坛记》,则秀颖超举,象其志气之妙;观《元次山铭》,则淳涵深厚,见其业履之纯,余皆可以类考也。”〔18〕朱长文就是通过颜氏的笔迹,直接看到颜氏的个性。

通过笔迹测查个性的另一个方面是评价者先对笔迹进行拟人化界说,而后以所拟人物的个性映照书写者的个性特征。如南朝的袁昂在《古今书评》中所写:“王右军书如谢家子弟,纵复不端正者,爽爽有一种风气。王子敬书如河洛少年,虽皆充悦,而举体沓拖,殊不可耐。羊欣书如大家婢为夫人,虽处其位,而举止羞涩,终不似真。徐淮南书如南冈士大夫,徒好尚风范,终不免寒气。……”〔19〕此后,宋代的米芾在《宝晋英光集》中评价各家墨迹时也说:“虞世南如学休粮道士,神宇虽清而体气四疲;欧阳询如新愈病人,颜色憔悴,举动辛勤;柳公权如深山道士,修养已成,神气清健,无一点尘俗;颜真卿如项羽挂甲,樊哙排突,硬弩欲张,铁柱将立,昂然有不可犯之色;李邕如乍富小民,举动倔强,礼节生疏;徐浩如蕴德之人,动容温厚,举止端正,敦尚名节;体气纯白;……周越如轻薄少年舞剑,气势空健而锋刃交加;钱易如美丈夫,肌体充悦,神气清秀;蔡襄如少年女子访云寻雨,体态娇娆,行步缓慢,多饰繁华;苏舜钦如五陵少年,骏马青衫,醉眠芳草,狂歌院落;张友直如宫女插花,端正自然,别有一种娇态。”〔20〕袁昂、米芾都是以所拟人物的音容笑貌、行为举止来映照书写者的个性特征。

(二)通过笔迹测查书写者的情绪。古人能够通过点画、字体和章法的浓枯、曲直、长短、清浊、粗细、欹正、收放、抑扬、疏密、纵横等变量的差异而测查出书写者的情绪状态。唐代的孙过庭在鉴赏王羲之各个时期的作品时,他发现书写者在书写不同的作品时,其情绪状态存在明显的差别。他在《书谱》中是这样描述的:“写《乐毅》则情多怫郁;书《画赞》则意涉瑰奇;《黄庭经》则怡怿虚无;《太师箴》又纵横争折。暨乎兰亭兴集,思逸神超,私门诫誓,情拘志惨。”〔21〕唐代窦蒙之弟窦@⑨则从贺知章的笔迹中看出了“忧”的情绪:“湖山降礼,狂客风流。落笔精绝,芳词寡俦。如春林之绚彩,实一望而写忧。”〔22〕(窦@⑨《述书赋》)由此可见,在古代,不同人的各自情绪以及同一个人不同时期的情绪状态,皆可从笔迹中得以测查。

(三)通过笔迹测查书写者的身心健康水平。在这方面,古人首先是从笔迹判断书写者的内气运行状况,然后从内气运行状况推论人的身心健康水平。古人认为,“内气”,即人的“元气”,是生命之主。内气运动是人体生命运动的核心所在,气机升降出入是生命运动的基本形式。因此,内气的运动状况决定人的身心健康水平。而书写活动是由臂和手完成的,臂和手的操作水平依赖于内气运动的状况。内气旺,则笔力强;内气衰,则笔力弱。笔力的强弱轻重导致笔迹的变化多样。因此,从笔迹变化推论人的笔力状况,从笔力状况推知臂和手的操作水平及其所反映出来的内气状况,从内气状况推知人的身心健康水平。这就是古人通过笔迹测查人的身心健康水平的机制。清代著作《傅青主传》有这样一段记载:“傅先生精歧黄,博学强识,复善书法。其长公子亦善书法,所书与之毕肖,外人无能辨者。一日,其长公子以所书置于案头,欲查其父之辨否。青主见而熟视之,以为自己所书也,则叹曰:‘中气已绝,吾其不久于人世矣!’太息不已甚。长公子私嗤之。后月余,其长公子果以疾卒。”〔23〕这一事例典型也体现了古人以笔迹测查书写者的身心健康水平的思想。

除此而外,古人也从笔迹测查人的天资,周景远在《书画题跋记》中评价苏东坡的笔迹时就说:“观其字画已无尘埃气,盖其天资所发,此其与今世翰墨争衡哉?”古人还从笔迹超凡与媚俗的分野来辨别书写者品德之高下,而且这种思想在古代极为普遍。

从现代心理学的观点来看,古人以笔迹测查人的心理是符合投射测验原理的。它与罗夏墨迹测验、主题统觉测验(TAT)、词语填空测验、画树测验、画人测验等投射测验具有相同的性质和功能。因此其科学性是值得肯定的。

综上所述,在我国古代,以“字如其人”说为基石,衍生出丰富的笔迹心理学思想,对此加以总结,不仅有助于弘扬民族优秀文化,而且有益于我国现代笔迹心理学的建立和发展。

注释:

〔1〕(唐)张彦远:《法书要录》,上海书画出版社,第128页。

〔2〕、〔13〕《历代书法论文选续编》,上海书画出版社,第174~175页。

〔3〕〔7〕《历代书法论文选》(下)上海书画出版社,第515~531页。

〔4〕〔8〕《历代书法论文选》(下)上海书画出版社,第714~715页。

〔5〕《历代书法论文选》(下)上海书画出版社,第718页。

〔6〕《历代书法论文选》(上)上海书画出版社,第130页。

〔9〕《历代书法论文选》(上)上海书画出版社,第323~324,328页。

〔10〕《历代书法论文选》(上)上海书画出版社,第292页。

〔11〕《历代书法论文选》(上)上海书画出版社,第490页。

〔12〕《历代书法论文选》(下)上海书画出版社,第740页。

〔14〕《历代书法论文选》(下)上海书画出版社,第531~534页。

〔15〕张彦远:《法书要录》,上海书画出版社,第177~180页。

〔16〕〔17〕〔20〕转引天白:《书法线条美的发现》,北京体育学院出版社,第26,27页。

〔18〕《历代书法论文选》(上)上海书画出版社,第324页。

〔19〕张彦远:《法书要录》,上海书画出版社,第59页。

〔21〕《历代书法论文选》(上)上海书画出版社,第128页。

〔22〕张彦远:《法书要录》,上海书画出版社,第165页。

〔23〕转引李小龙:《书法与我国古代的心理测验》,《心理科学》1988年第52页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